沉鸢n

【澈夫/桓易衍生】卦不算己(私设)

😆😆😆

东歌_潇湘:


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我欠了一个月的生贺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1.

皓月当空,百鬼夜行。

陈奕夫已经跑得气喘吁吁,而身后的黑影却步步紧逼,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。

忽然一阵光影闪过,惹得陈奕夫睁不开眼,刺眼的光暗淡下来之后,身后的可怕黑影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柔和的眼眸。

陈奕夫向他看去。

刚刚因为躲避刺眼的光的缘故,还有一点心悸,自己被吓得蹲在了地上。此时面前人将手中的剑手回,伸出手来,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,嘴角勾勒起一个浅浅的弧度。

“还能站起来吗?”

陈奕夫点点头。他搭上这个人的手,站起身来,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脚好像受伤了。

面前的人也看了一眼他脚踝上的伤口,开口道:“走吧,去医院看看。”


2.

陈奕夫的脚踝处出现了伤口,但是这伤口说是人为的也不对,不是人为的也不可能。

寂静的医院里,刺鼻的消毒水味,外面已经有点儿要亮天儿的意思了。

“你是风水师?”这个人开口问他,还没等陈奕夫肯定,便接着问:“师从何处?”

陈奕夫咽了咽口水,垂着的眸子不愿抬起。

“我师父去了,被他们害死的,我只是想报仇......”

“好了。那你还有亲友什么的吗,给他们打个电话说一下吧。”他拍了拍陈奕夫的肩膀。

“......没有了。”

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“陈奕夫是吧?我是风间澈,异能者,虽然跟你们风水师差别很大,但是你可以跟着我。”

“......我的师父,是背叛师门的......”

“我又不是风水师,我才不管呢。”

“.......那我跟着你。”


3.

从前,陈奕夫跟着师父,为师父活着是唯一的理由,如今纵使遇到了风间澈,却也不知为谁而活。

作为普通人的陈奕夫,风水师的身份更是不为人知。而风间澈则在一家颇负盛名的大公司担任策划部总监。

初次见面之后,在一般人眼里,他们跟之前没有任何区别。

实则那天在医院,陈奕夫就问过他:“让一个风水师跟着你,你又有什么好处呢?

风间澈面无波澜地给他倒了一杯水,说:“很多东西是相生相克的。作为异能者,自然有各种力量惦记或者参与各种势力的纷争,而作为风水师,更宝贵的是你这种独身一人,不受门派规矩约束的风水师,自然就有很大作用了。我可以护着你,你也可以帮我。所以,很多事情也是可以相辅相成的。”

陈奕夫年纪不大,但是跟着师父四处流浪的岁月里,和其在心性上的造诣,已然阅过百态炎凉。就算后来细水长流互生情愫,但那时的他清楚地明白,一开始的他们更像契约或者还诺。


4.

那天下课,陈奕夫回到宿舍,上铺说帮他拿了快递。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和风间澈联系了,说起来还怪想的。一拆快递,发现是个档案袋,袋子里放着半卷古籍。

风间澈居然就这么交给他,也不怕出事。还是说,特地想让人查出来。

不过从其中歪歪扭扭的字可以得知,这就是所谓师门一直在找的那半卷。

私密的茶楼包间里, 陈奕夫如约与风间澈见面。

“你帮我,也不能白帮。”风间澈给他倒了一杯茶,香气萦绕间,摄人心魂。

“你救过我一命。”陈奕夫也不喝,任茶水在杯盏中浸染凉意。“你将这半卷交予我,我不得不多加揣摩你的心思,是要我死,还是要别人命丧黄泉。”

风间澈拈起白瓷杯,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小口,又将这杯递到了陈奕夫手边,幽深的眸子望向他。

“不烫了,喝吧。”

陈奕夫的指尖动了动。

“你放心,你是我的人。如果别人要伤你,那就让他们去死好了。”

陈奕夫的眸色沉了沉,叹了口气。“你又帮了我。”说完接过茶杯,一饮而尽。

“除了我,没有人可以近你半步。”

风间澈的唇角勾起,看着陈奕夫渐渐迷离的眼神变得清晰起来。


5.

幽深的茶室里,香气氤氲。

屏风之后,随着一个人倒下的声音,周边的阴人气息也总算渐渐消散了。

两人起身绕到屏风之后,看着那个已然陷入昏迷而倒下的身影。

“澈。”陈奕夫沉吟了一会儿,唤他:“我想我还是把那半卷古籍送回去,从前师父被逼无奈背叛师门我是知道的,但是我送这半本回去,大抵也两不相欠了吧。”

风间澈偏头瞧了他一眼,面上毫无波澜。“你太仁慈。”

陈奕夫不答话,将那半卷古籍取出,放在倒下的身影脚边,起身。却见风间澈化出长剑,在那人眉心一点。

“这才是我的作风。”说罢,他转身绕出屏风,陈奕夫也跟着他离开。“你帮我抓一个人,资料我待会儿加密发给你。”

他已然废了他人的功法。


6.

这次的目标风间澈似乎特别在乎,下令给他要抓活口,甚至叫他小心。陈奕夫觉得,这个人可能和他的过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果然,当那人耗时破掉他的阵法时,熟悉的手法令陈奕夫心头一颤。

翌日一大早,风间澈推开办公室的门前,便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“澈。”早晨的声音总要沉一些。

风间澈走到座位上,将文件和笔记本放好,并示意他坐下。“来多久了?”

“刚到。”他在风间澈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曾经还很腼腆的小孩儿动作愈发熟练。

坐了一会儿,风间澈发现小孩一直直直盯着他的眼睛,便抬眸用疑惑的目光又回看他。陈奕夫见他望来,开口道:“你为什么跟风水师有那么多交集?这次这个谁,也是。”

风间澈沉默了半晌,盖上钢笔。“果然是风水师。”说着,又顿了顿。“下次行动,和我一起。”


7.

异能者与风水师,一个是对先天能力的掌握,一个是东方玄学,毫不相干的两者,陈奕夫实在想不到能有什么大的联系。总不会是风间澈命里犯煞吧?说起来,他还没给他相过面,或者占卜算卦。

陈奕夫便开始盯着风间澈的脸看——相面他还是学的可以的。

但是风间澈却用异能扰乱了周围的气场,让他感受不到,看不出来。

“别看了,那不好看。”

午夜梦回时,都会惊出一身冷汗的九死一生之相,哪里会好看。

说完他又扯了一个蛮柔和的笑颜。“不如算算我们这次能否一举即成吧。”他打趣道,边说边给陈奕夫的碗里夹菜。

陈奕夫端起碗来刨了两口,略有些含糊不清地说:“卦不算己。”

“当大师的都这么高深吧。”风间澈笑着,自己也不吃,净乐着给小孩儿夹菜。

“不是的。”陈奕夫摇了摇头。

“那为什么呢?”语气还真的有点像哄小孩儿。

陈奕夫干脆将嘴里的饭菜一口咽下去,继而一本正经地看向风间澈。

“我说卦不算己,那是真不算,师父定下的规矩。而别人,呵,基本上根本原因都是因为技术不到家,算不准。”


8.

再那之后,陈奕夫站在阳台上,眺望着远方的大海。脚步声从身后传来,继而化作一股柔柔的暖意萦绕在他身边。

那天消耗了大量的元气,他晕了过去,之后的事情,什么也不知道。风间澈似乎心情很好,还带着他玩了两天。正值暑期,来这边度假的人还真是不少。

“本来不出意外的话,风水师才算是我的本行。”风间澈开口。

说着,细细道来每件事情的缘由。串联起来之后,才发现,有些东西是命里注定,有些东西,是他特意为他而做。

“听起来是个不错的玄幻故事。”陈奕夫耸耸肩。

风间澈伸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,看着他脸颊上的酒窝笑出声来。

“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,我帮你算一卦吧。我费用本来可不低呢,真是便宜你了。”陈奕夫摊手。

“那你要替我算什么?”

“嗯......姻缘吧,你觉得呢?”

风间澈沉默了下来,柔和的眸子看着他,脸上的笑意却不曾褪去。

“卦不算己,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说着,抓过陈奕夫摊在半空的手,变成十指相扣,把后者拽进了里屋。


- E N D -

【柯童松三人】锦瑟(私设/短完)

@我干啥,易脸懵逼,不过,我好想没咋看懂,我再看一遍先😓😓😓

东歌_潇湘:



打开电视看了两集我们的少年时代……


恩……我实在是数不清这里面有多少cp 


偷偷摸个文好啦


第一次写TF的文就是乱向 感觉小尴尬




[壹]




“即日起,你我背向而行。”




尹柯微抿着下唇,清冷的声音传去邬童的耳畔。




面前人像是不置可否一般,只是勾唇轻笑。




“任君抉择。”




说罢,转身离去,衣袂飞扬。




“邬童,你会后悔的。”




虽然尹柯喃喃的声音很小,但是邬童还是听到了。他拂手,没再过多表示。




脚下踩着落叶的声音十分清脆,一声一声踩在尹柯心头。






[贰]




最终邬童还是遇到了班小松。




像是一条软软的小蛇一样,缠着他裤脚不肯放。




一开始是班小松救下了邬童,照顾了他好几日,邬童说要离开,班小松便眼巴巴跟着他,一刻都不许他提让他回去的话。




“你四海为家,我无依无靠,不如我跟着你,你带着我,路上既能搭伴儿还能互助。”




每次邬童想让他走的眼神流露出来的时候,班小松都会这么说,眨巴着眼睛,眼里闪着繁星,一点点闪着邬童的心,闪烁到每一个令他心软的瞬间。




他揉揉班小松的头。




后者此时,像极了当年不谙世事的尹柯。




果然是南柯一梦。






[叁]




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




一载光阴转瞬即逝,天河北斗夜夜翻覆。




“我从前听人说,夜夜繁星,日夜不同,每天都会有新的星星亮起来,每天也都会有旧的星星暗淡下去,反复更替。”




班小松指着天上的星星冲着邬童笑。




“那你想做什么星星?”邬童也不看他,径直问道。




“我吗?”




邬童微微点头。




“我不想做星星。”




邬童蹙眉,偏头来看班小松。




“我想永远活着。”




邬童嗤笑。




“傻。”






[肆]




不过是镜花水月。




乳白色信鸽远远飞来,落在班小松的窗前,




“见信如唔。丑时。”




正是尹柯素净雅致的字迹。




约定之时已到,班小松如信去赴约。




“下一步做什么?”




“我会偷了他的佩剑,之后你只要一心护着他,帮他把配件抢回来就好了。”




“你怎么还不杀他?”




“你若是不同意,大可离开,或者不按我说的做。”




尹柯扫了他一眼,漆黑的夜色里,更显得他眼底深邃。




情不敢至深,恐大梦一场。






[伍]




班小松为邬童负了伤。




“说你傻你还不信,这下好了,我自己明明挡得过去。”




邬童给班小松处理伤口,嘴上埋怨道。




邬童手上的动作未停,班小松却发现他在看着自己的伤口半发着呆。




他蹙眉,问他:“邬童,你在想什么?”




他苦苦一笑,答曰:“无事。”




过了半晌。




“小松你知道吗,我从前有个朋友,也是这样,我的贴身佩剑价值连城被人偷了去,是他给我抢回来,也受了伤。”这时,伤口便处理好了。邬童扯了个勉强看得过去的笑容,“好了,弄好了,这下好了。”




班小松发现他重复说了三次,他很紧张。




“邬童。”班小松突然用很严肃的声音唤他。




“嗯?”他挑眉。




“你有没有对我动过心?”






[陆]




又一日,深夜。




“你们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


尹柯摇摇头,不答。




“你不说我也知道。”




班小松垂眸。




“我都知道了。”




“我知道他在梦里唤过你的名字,纵然他已经很久没说过梦话了。”




“我也知道他想杀你,你想折磨他,你想害他。”




“可是你不杀他,你下不去手。”




“而且现在是我在他身边。”




良久的沉默。




一个人影闪到了班小松的身前。




正是了解了一切的邬童。






[柒]




“你利用小松。”长剑出鞘,邬童指着尹柯的喉头。




“你也利用了他。”尹柯唇边勾起一抹邪笑,清冷的声音又一次窜入邬童的耳朵。




班小松早已被推到一旁,有些胆怯得看着两人的厮杀。




要说武功,邬童实则是打不过尹柯的,但到底差距不大,所以两人还是各自负伤。




他冲入两人中间,邬童收了手。




说到底,邬童还是对他班小松动了心。




尹柯未曾收手,却为时已晚,一剑上前,刚刚巧合般避开班小松,径直刺入邬童的胸口。




班小松呆愣住,他第一次看见尹柯哭,哭得声嘶力竭。






[捌]




当年尹柯从乱坟岗中救班小松出来,柔柔的声音将他包裹起来,对他说:“别怕,我在。”




当年尹柯教他武功,让他在江湖有一立足之地。




当年尹柯与邬童相识,两人从一见如故亲密无间,甚至冷落了他班小松,到彻底决裂。




当年尹柯让他去接近邬童,想报复他,其实是想让邬童回头。




班小松一切都知道。




他静静地看着受伤昏睡的尹柯,伸手抚摸他的鬓角、鼻尖、双唇。




他喃喃。




“他走了,你终于是我的了。”






- 完 -




—————— 


PS: @沉鸢n 哈哈哈哈你还满意吗

东歌_潇湘:


@此乃死人姓江名城子 
@沉鸢n 

这两天跟沉鸢来主城区
今天早上下雨
就约了城子出来面基

各种玩各种浪
辛苦城子

😏